(承上篇)

♦鋼琴與作品風格的相互影響

    克里斯多佛里等人對鍵盤樂器的改造,使作曲家們在音樂詮釋的觀點和手法上也逐漸產生變化。1732年,吉尤斯堤尼(Lodovico Giustini)針對克氏改良的大鍵琴寫下多首《給柔聲與響亮的大鍵琴奏鳴曲》(Sonate da cimbalo di piano, e forte),樂譜上清楚標記著力度表現的要求;除了在微弱的力度之處指示演奏者僅輕擊鍵盤即可,也進一步標明對於漸強和漸弱的細膩表現。

    古典時期的維也納樂派作曲家,如海頓(Michael Haydn, 1737-1806)、莫札特、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等人,開始關注於音樂風格和樂器性能交織而生的蛻變。1766年,約翰.克里斯蒂安.巴赫(Johann Christian Bach, 1735-1782)的作品《六首鋼琴或大鍵琴奏鳴曲》(Six Sonatas for the Piano Forte or Harpsicord, Op.5)亦能窺見交響般的和弦張力和抒情吟唱的樂句之間強烈的對比。莫札特在鍵盤樂器作品中,也開始注意到旋律線條的演奏法和音色明暗的細膩變化;1788年所創作的《加冕協奏曲》(Coronation Concerto, K. 537)便是以鋼琴的性能來譜寫的。

    貝多芬於1803年接受法國製琴商艾拉爾公司(Érard Fréres)致贈一台鋼琴,讓貝多芬在創作《華德斯坦奏鳴曲》(“WaldsteinSonata, Op. 53)及《熱情奏鳴曲》(“AppassionSonata, Op.57)時,大膽的加入踏板記號的使用,並且實驗了和弦重複快速的彈奏及多樣的發音法(articulation)。隨後,貝多芬則是因為聽力嚴重損壞的因素,英國布羅德伍德公司在1817年特製了一台鋼琴送給貝多芬,此架鋼琴不但改進了低音弦的金屬材質,使其更具聲響張力;也讓每個音支付四條弦來加強音量,直接改善貝多芬罹患耳疾仍需創作的困擾。當然,鋼琴製作技術的精進也深深影響了貝多芬晚期對於鋼琴奏鳴曲的詮釋,間接預告浪漫時期對鋼琴作品的炫技表現或是音色的講求,已燃起革命的火燄。(見下圖)

Broadwood製作於1817年獻給貝多芬使用的演奏型鋼琴
布羅德伍德公司製作於1817年獻給貝多芬使用的演奏型鋼琴(圖片引用自貝多芬德國波昂博物館官方網站)

    浪漫時期為應付演奏場地擴大的需求,以及許多鋼琴協奏曲必須和龐大的管絃樂團對峙下,鋼琴的體型不斷加大,也使得其聲響厚度和作品炫麗奪目的技巧表現,宛如黑絲綢般的夜空點亮萬丈煙火,耀眼奪目的相互輝映著。1821年,艾拉爾公司發明了複震擊弦系統(duble escapement action),使琴槌在敲擊完後並非立刻返回原位,而是停留在離琴弦較近的位置上,使同音反複的技巧可以快速的彈奏。美國鋼琴製造商史坦威(Steinway)於1855年以交叉琴弦法(kreuzsaitigen Bezug)製作鋼琴,不但節省空間,更能使高低音區有更多交織的和聲感;同樣在此時,琴鍵已增至85鍵,幾乎與現代鋼琴的88鍵相差無幾,因此在音域的廣度上可讓作曲家或演奏者無罣礙的發揮。

steinway showcard
史坦威公司於1873年製作的一款商業海報,清楚可見紐約製琴工廠及史坦威演奏廳的外貌(圖片引用自:Piano 300: Celebrating Three Centuries of People and Pianos,p.38)

    鋼琴百變的角色在蕭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1849)的作品當中發酵,延音踏板的運用可說是開啟了與眾不同的聽覺效果,加上繁複的裝飾音群及彈性速度(rubato)的使用,賦予這樂器迥然的樣貌。1840年代崛起的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886),進一步將鋼琴的可能性發揮至極限,尤其是驚人的技巧難度更堪稱絕無僅有。演奏方面,他攀越了頂尖演奏家的高峰,鋼琴作品方面,也達到將鋼琴音樂素造成能媲美交響樂的壯麗與戲劇性。

♦鋼琴寓教於樂的功能性

    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期,鋼琴對西方國家而言,幾乎可說是中產階級地位與身份的表徵,家庭式的音樂會成為大部分中產社會交際的媒介與模式。此時平台鋼琴威重的外型,漸漸走入音樂廳、沙龍場所的舞台,為了符合節省居家空間的擺設需求,又希冀兼顧平台琴的美妙音色;於是,貌似櫥櫃的直立式大鋼琴(uprights-grand piano)及適用於名媛仕女彈奏的小鋼琴(pianinos)便如焉催生,更躍升為當時顯著的一種時尚文化。

image
具有特殊踏板功能的長頸型鋼琴(圖片引用自:Piano 300: Celebrating Three Centuries of People and Pianos)

1810年,維也納製琴師安德烈.史坦因(André Stein)的長頸形鋼琴(Giraffe piano,見上圖)曾讓世人驚艷,琴身底部共包含六個踏板;其中第五個踏板甚至可製造出土耳其音樂中的鼓聲及鐘鳴的特殊聲效,足具異國風味。

upright-piano
布羅德伍德公司製作的一款兼具彈奏功能與書櫃用途的直立鋼琴,廣受大眾喜愛(圖片引用自:Piano 300: Celebrating Three Centuries of People and Pianos)

布羅德伍德製琴公司在1815年生產了一款富有傢俱性功能的直立式鋼琴;琴身四腳附上輪佐以便移動,共鳴箱的部份則善用了弧形彎槽的另一半來作為書架,擺放在私人寓所的交誼廳內,不但美觀且實用,讓許多上流人士趨之若鶩。(見上圖)

1820至1840年間為符合女性纖細柔美的形象,歐洲地區生產了一款融合化妝檯、裁縫桌、書寫台及內附49-52鍵琴鍵的複合式小鋼琴;收納起來如一只大木箱的外型,其木紋清晰且外殼裝飾繪圖古典而雅緻,迎合了女士們的需求,也成為珍貴的收藏品。(見下圖)

sweing-table-piano5
1825年生產的一款複合式小鋼琴,其包含梳妝、裁縫、珠寶收納與寫字檯功能,華麗而富有實用性。(圖片引用自:galerie-atena.com)

    另一方面,隨著直立式鋼琴在中產階層颳起的炫風下,此時鋼琴囊括的娛樂與教育性質,著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調味劑。坊間開始散發著宣傳廣告招攬女士們來習琴,鋼琴與音樂的造詣反而成為檢視女性才德的憑證,也是做為日後教養育兒的一項技能。不久之後,鋼琴教學的需求日增,早期米黎赫麥爾(Johann Peter Milchmeyer)於1797年出版《彈奏鋼琴的正確方式》(Die wahre Art das Pianoforte zu spielen)一書,以手繪插圖教導手指在鍵盤上正確與錯誤的姿勢後,許多鋼琴教育家也在十九世紀陸續出版了關於鋼琴教學法的書籍供習琴者參考;甚至亦有許多演奏家在演出檔期之餘,私下教授鋼琴為生。

%e3%80%82%e5%8d%81%e4%b9%9d%e4%b8%96%e7%b4%80%e9%96%8b%e5%a7%8b%ef%bc%8c%e5%87%ba%e7%89%88%e4%ba%86%e8%a8%b1%e5%a4%9a%e9%97%9c%e6%96%bc%e6%95%99%e5%b0%8e%e5%a6%82%e4%bd%95%e4%bd%bf%e7%94%a8%e6%ad%a3
十九世紀初,坊間出版許多關於如何以正確手型、姿勢彈奏鋼琴的教本(圖片引用自:Der Klavierunterricht, p.57)

♦鋼琴走到東方之國

    鋼琴在十九世紀中葉之前可說是生活中的奢侈品,在許多組件過程都需要手工製作的當下,更顯其價值不斐,產量的供需僅限於服務上流階層。十九世紀中葉以後,此情況漸漸轉變,西元1830至1885年間分別在世界多處創立了製琴公司,例如史坦威貝森朵夫(Bösendorfer)、貝赫史坦(Bechstein)等大廠。據統計在1870年,鋼琴產銷前幾名的英、美、法、德等國,共製造了八萬五千台鋼琴,而這數量直線竄升至1910年已達到六十萬台的驚人數目;這除了歸因於機械工業蓬勃發展之外,也顯現階級制度的藩籬不再攻不可破。

%e9%8b%bc%e7%90%b4%e5%82%b3%e5%85%a5%e6%97%a5%e6%9c%ac
鋼琴傳入日本,這項樂器在東西方皆受歡迎。(圖片引用自:piano 300,p.64)

    兩次世界大戰後,百廢待興的蕭條景象打擊了鋼琴消費的市場,但也由此讓東方國家的門戶開放,西方文化的流水得以引進。因為洋化的因素,加上錄音工業的推動,開闢了一條對西方古典音樂的鑑賞途徑,那些陌生的異國曲調,也開始在東方之國流傳。二十世紀,日本開始在亞洲成為領導樂器製作的龍頭,演變至今,鋼琴量產的方式在韓國及中國也不惶多讓。

    台灣則由於十九世紀末傳教士東進引入西方音樂,以及日治時期因應明治維新而採行西方教育的氛圍下,使台灣日後的音樂師資有了孕育的搖籃,音樂學習的潮流亦漸漸活絡起來。鋼琴三百年來輝煌璀璨的歷史,由西方之境流入東方之國,在黑鍵與白鍵兩色之外,隱隱的散發著誘人的彩光,瀰漫在世界各個角落。

延伸閱讀:人與琴 圖說史坦威鋼琴百年傳奇

%e4%ba%ba%e8%88%87%e7%90%b42
人與琴 圖說史坦威鋼琴百年傳奇

附註:本篇文章內容曾登載於《樂賞基金會季刊》,撰文/沈裕祁。因雜誌圖片原始檔案過大,部分圖檔難以上傳,以其它圖片示意並標示出處,可供讀者參考使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