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吉光片羽|2017後山文學獎社會組散文作品《搖啊搖,越過登仙橋》

70107

眼睛餘光掠過錶面,再過半小時,火車就要抵達員林站了。滴答滴答,秒針繼續向前囓咬;滴答滴答,譜架旁的節拍器也不甘示弱的響著。

鋼琴課上的我焦慮難安。

「跨越連接部(Bridge)到下一段後,象徵他們要相遇了,力度瞬間弱下才能轉變氣氛!」呼喚著學生的十指努力在黑白鍵上頭造浪,一波波減七和弦充斥不安情緒。舒曼的幻想曲集〈在深夜裡〉,描繪古希臘神話中的一對戀人被海隔離,浪潮呼應著阻礙在歡聲嘹唱著。

成群結隊的音符好似在問:他們最終會相見嗎?

此時母親來電,停頓好幾秒聽不到她說話,只有隱隱啜泣聲。「我和妳爸剛到員林,阿嬤要送回永靖了…妳阿舅說不用去醫院,直接回家等阿嬤…她去天上做仙啊!」秒針凍結。滴答滴答,只剩節拍器還響著。 繼續閱讀「|生活的吉光片羽|2017後山文學獎社會組散文作品《搖啊搖,越過登仙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