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書光陰軸|楊照《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讓我們持續為教改鳴笛示警!

image
楊照新書《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

我從事鋼琴教學已要邁向第十二個年頭,而踏入大專人文藝術科別的通識教育行列也滿七年了。因為職業的因素,接觸的學生年齡層從幼稚園大班至成年人,感受到台灣教育、教改帶給孩童,乃至於青年學子及家長們的影響相當沉重。

讀《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一書,長期觀察台灣教育的楊照,談他的女兒在國二階段赴德國攻讀音樂,更挑戰用當時仍生澀的德文唸中學的文、理科目;看似脫離台灣會考制度的桎梏,但其辛苦難為外人所道。既然異國求學非安逸鄉,為何要飛往?誠如書中所提到的:沒有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是完美的!

我們所需要的,只是更為公平、更為適切於不同狀態孩子們的教育制度!這也是讀這本書,內心衝擊與想法特別交錯、複雜的原因。 繼續閱讀「|食書光陰軸|楊照《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讓我們持續為教改鳴笛示警!」

|鋼琴教學手札|來吧,在鋼琴上打電動!談鋼琴視奏教學(上)

image
Barefoot Recital by Harrison Rucker

談到「視奏」(sight- reading),總會讓許多學生垮著一張臉,差點沒讓他們拉著我的衣角求情「別這樣殘忍的對待我!」
其實,「視奏」在學習樂器的路程上,扮演著相當重要的一環,在各國、高中音樂班術科測驗當中,其佔有一部分的成績(大部份限定主修樂器);甚至音樂檢定項目中,也包括了「視奏」的考核。
鋼琴老師在個別課程裡,能夠加入「視奏」練習的時間,可能唯有在教授新曲子時,請學生按樂譜彈奏幾小節來測驗之。因為鋼琴課的大部分時間,皆是集中指導樂句處理、踏板使用、探討音樂內涵、指法的修正…等繁瑣的彈奏上。

短短的視奏時間,是很重要的時刻,因為從中不但能發現學生面臨這首新曲的難題,也可以檢視出他們在視譜過程中,較會忽略彈奏的那一個部份。

「視奏」有什麼重要?

我深深感到,「視奏」是延續學習動力的大補帖! 視奏能力不佳的孩子,不但在學習時容易不耐,也會隨著曲目難度的加深影響到彈奏的自信。 而年紀較長,對於彈奏樂器的掌握已有水準的學生,他們更能藉由視奏能力提升, 來廣泛的「閱覽」眾多曲目,加強樂曲涉獵,並訓練面對新曲時「處變不驚」的態度。 視奏,更可以培養孩子在慌亂之中,鎮定的分析,自我拼湊出裡面的「邏輯性」,找出相異及相似點,訓練反應的靈敏度與觀察力。 繼續閱讀「|鋼琴教學手札|來吧,在鋼琴上打電動!談鋼琴視奏教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