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如是說|擁有音樂班之後,更想留住的是愛樂人!寫在音樂班招考的前夕

%e9%a6%ac%e8%98%ad%e5%9c%8b%e5%b0%8f%e9%9f%b3%e6%a8%82%e7%8f%ad%e5%85%ac%e7%9b%8a%e9%9f%b3%e6%a8%82%e6%9c%83
馬蘭國小音樂班學生於聖誕節前夕在馬偕醫院舉行的公益慈善音樂分享會,為馬偕醫院募款而樂!(照片取自馬蘭國小音樂班臉書專頁)

時光匆匆,約莫再過一個半月,各縣市的國小、國中音樂班將開始緊鑼密鼓進行下一學年度的音樂班招生活動。今年度台東縣市的招生有相當顯著的變革,國中音樂班原本需採計兩項主、副修樂器的制度,更動為僅修習鋼琴者亦可報考。此舉莫外乎是為了希望能夠吸引更多原本只學習一項樂器的孩子,在降低門檻的情況下進入音樂班就讀。此外,國小音樂班也將從106學年度起,同意學生僅修一項樂器,另一樂器的學習意願可自由斟酌學習狀況而動。這是在少子化環境下,且對於藝術美感教育奠基亦發冷淡的時代,一劑不得不發的強心針。

在此之前,我想帶大家看看德奧地區的音樂教育制度!

德國與奧地利兩國境內擁有許多公私立的音樂學校(Musikschule),德國係由各邦政府的文化處(Kultusministerium)主掌,奧地利則以學校的分級與邦立法規而隸屬不同層級、因應不同單位所管轄。公立音樂學校的推動及行政措施皆由政府支持,不以商業營利為目標,其功能具有地方與社區性,是帶動區域藝文發展的最佳助手。 繼續閱讀「|音樂如是說|擁有音樂班之後,更想留住的是愛樂人!寫在音樂班招考的前夕」

|音樂如是說|閉上眼睛唱出大地之歌–生祥樂隊《圍庄》專輯

 

9
生祥樂隊校園巡迴(取自官方臉書網站)

作家吳明益為生祥樂隊的《圍庄》專輯所寫下的引言,節錄如下是這樣的﹕

「我庄的稻田就是天空,溝渠就是河流,月亮就是太陽;他們以潮間帶為時鐘,季風為曆法…  然而時間並不是大理岩。北邊出現了煙囪,南邊也出現了煙囪。異鄉客貼出布告徵求我庄弟子的青春與時間,它把青年帶離大海、森林和田水,讓他們在圍牆裡頭工作…  煙囪定義了我庄的界限,圍牆下開滿了花。那些花朵愈仔細看愈像活的,閉上眼睛就知道是幻覺。我庄被花朵包圍,人們就閉上眼睛唱歌了。

於是我庄的人民就唱歌了。」

前些日子,我收到一份禮物,是另一半的友人贈予的生祥樂隊《圍庄》概念雙唱片專輯。生祥樂隊的前身,經歷了1998-2003年時期的「交工樂隊」,他們長期關注農村與環境議題,反對美濃水庫興建。以傳統的客家八音為模矩,使用月琴、嗩吶、鑼鼓、三弦等傳統器樂,結合當代搖滾形式,創立了客家民謠的一片新風景。在早期就合作熟稔的樂手林生祥與詩人(寫詞人)鍾永豐,於交工樂隊解散後仍緊密創作。現在的生祥樂隊從2006年起依序納入日本籍的大竹研、早川徹與福島紀明,後來還有本土的黃博裕及吳政君加入,樂團的擴編引來了創作活泉,在音樂的織體層次、即興互盪的表現越趨成熟。 繼續閱讀「|音樂如是說|閉上眼睛唱出大地之歌–生祥樂隊《圍庄》專輯」

|音樂如是說|黑鍵與白鍵的璀璨年代-鋼琴的演變(下)

(承上篇)

♦鋼琴與作品風格的相互影響

    克里斯多佛里等人對鍵盤樂器的改造,使作曲家們在音樂詮釋的觀點和手法上也逐漸產生變化。1732年,吉尤斯堤尼(Lodovico Giustini)針對克氏改良的大鍵琴寫下多首《給柔聲與響亮的大鍵琴奏鳴曲》(Sonate da cimbalo di piano, e forte),樂譜上清楚標記著力度表現的要求;除了在微弱的力度之處指示演奏者僅輕擊鍵盤即可,也進一步標明對於漸強和漸弱的細膩表現。

    古典時期的維也納樂派作曲家,如海頓(Michael Haydn, 1737-1806)、莫札特、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等人,開始關注於音樂風格和樂器性能交織而生的蛻變。1766年,約翰.克里斯蒂安.巴赫(Johann Christian Bach, 1735-1782)的作品《六首鋼琴或大鍵琴奏鳴曲》(Six Sonatas for the Piano Forte or Harpsicord, Op.5)亦能窺見交響般的和弦張力和抒情吟唱的樂句之間強烈的對比。莫札特在鍵盤樂器作品中,也開始注意到旋律線條的演奏法和音色明暗的細膩變化;1788年所創作的《加冕協奏曲》(Coronation Concerto, K. 537)便是以鋼琴的性能來譜寫的。 繼續閱讀「|音樂如是說|黑鍵與白鍵的璀璨年代-鋼琴的演變(下)」

|音樂如是說|黑鍵與白鍵的璀璨年代-鋼琴的演變(上)

悠揚的鋼琴小品《給愛麗絲》(Für Elise, 1810),常於近日午后的時光響起,一邊聽著樂曲開頭半音反覆的嬉戲,一面想像隔壁小妹妹的雙手在那黑白鍵上不厭其煩的練習,總讓我會心微笑。相信您對這場景也不陌生,隨著多元化教育的推動,坊間音樂才藝教室林立,許多家長們早早便讓孩子接受音樂薰陶;巷弄間偶有樂聲輕瀉而出,似乎早已成為一種文化現象。鋼琴在西方國家不僅是個樂器,它更刻畫了經濟、工業與文化社會變遷的種種脈絡;若說鋼琴的普及帶動了台灣古典音樂的發展,應無異議;但是您對於鋼琴的源流與演變,又有幾分了解呢?而孩子們除了會彈奏之外,對這個常見不過的大樂器,又有多少認識呢? 繼續閱讀「|音樂如是說|黑鍵與白鍵的璀璨年代-鋼琴的演變(上)」

|音樂如是說|音樂人的出路大風吹!

1385085112-2799072978
交響情人夢電影版 最終篇

多年前,曾在奇摩部落格發表過一篇文章「音樂人的夢想與抉擇—交響情人夢最終篇的啟示」(2011/04),當時以掀起風潮的「交響情人夢電影版」內容來敘述不同性格的音樂人所面臨的工作挑戰,而我嘗試從多年前那篇文章的觀點統整,延伸到現今音樂產業的發展來談談是否該念音樂系。

我對音樂系真的了解嗎?

今年六月號《Muzik》繆斯客古典音樂雜誌第109期,在適逢大考過後,選填科系的緊張氣氛下,以「音樂系該念或不念?為主題企劃,設計了許多詼諧有趣的測驗題型供有意願就讀音樂系的讀者們思考。除此之外,也有幾道關於「音樂系流言追追追」的問與答,例如:音樂系女生很文靜?音樂系的隨時都可以幫阿公阿媽來段台語歌的“那卡西”?(若太年輕看不懂請上谷哥大神查詢)。

當然,測驗遊戲只是一種趣味,對於未來志向的選擇是嚴肅的話題,所以在學生至少具備音樂系(班)的術科演奏與音樂學科(樂理、聽寫、音樂史及和聲進行)能力之餘,當學生詢問我是否可以將音樂作為長遠志向來發展時,我通常只會問他們:「在你自覺的能力狀態內,還願意投注多少的熱情、時間去突破自己在音樂的界線?」 繼續閱讀「|音樂如是說|音樂人的出路大風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