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o Lesson 1884 by English Painter Seymour Joseph Guy 1824-1910
Piano Lesson(1884) by English Painter Seymour Joseph Guy

「好擔心因為孩子學琴而破壞了親子關係喔﹗」這是一般家長在面對孩子學習音樂,為了督促其練琴而產生摩擦時,常會冒出的惶恐心情。

父母在孩子學琴路上所扮演的角色,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為在老師、學生和家長三方的互動下,學琴的狀態才能達到一個完整的圓,若是缺了其中一方,或是其中一方未掌握好自己的位置,就無法讓學琴這件事踏實而平順的進行。當然,在孩子日漸長大後,自主的能力已經可以規範自己的學習進度,家長在此時已卸下共同督導的責任,轉而是成為精神支持的角色。

談談家長們需要注意的幾個方向

  1. 學音樂的初衷與期待是什麼?

為了陶冶性情?學一技之長?培養定性與美感?抒發情緒?普遍的家長在一開始讓孩子接觸並學習樂器時,並沒有想過以後要孩子的職業和音樂扯上關聯,通常是在孩子喜愛這個領域,或是有了不錯的成績之後,家長才會考慮栽培孩子專業學習。我認為,不要忘記學音樂時的初衷,相信一定是喜愛音樂的家長,才會讓孩子學琴,而不是為了虛榮心,因為這樣的學習心態反而最終會變調。

  1. 老師溝通無礙嗎?

普遍的學生家長,都是相當關心孩子學琴狀況的父母,也許只在上下課接送的時間短暫的討論,或是藉由術科紀錄簿(音樂聯絡簿)的紙上溝通、電話查訪、訊息聯繫…等等,在彼此尊重與信任的前提下,這都是極為良性的模式。

  1. 只學興趣≠沒有練習的紀律 

美國哲學與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1859-1952)在1916年出版的《民主主義與教育》(Democracy and Education一書,是這一世紀以來,對於教育實踐上非常重要的典範。全書共分為二十六章,在第十章〈興趣與訓練〉當中,杜威提及了「參與者」及「旁觀者」的相異處,他明確指出參與者的態度可使用關切與興趣這兩個詞彙來陳述。實際的參與者在事情發展的途徑中,會依據判斷來調整自己的態度,關切結果的好壞,他們會努力做到完善,使其盡善盡美。

只有參與者才可以被說成有興趣的人!

杜威如此言簡意賅的一句話,是教育現場的指導者和輔助者必須深思的關鍵句。

家長們對於“學習要喚起興趣”或“只是興趣即可”,我一直覺得是過於解讀了;甚至套用自我理解的西方教育現場自由性來思考「興趣=自由」並不合理,因為真正身處過西方專業教育體制下的人,應該都能明瞭其教育嚴謹、相互尊重與師生、孩子之間彼此激盪的火花是很強烈的。

幸運的是,親子天下雜誌於今年初,邀請了蔡穎卿老師闢置【蔡穎卿的杜威有聲讀書會系列】分享,她正好在〈系列3〉的閱讀章節裡,選中了第十章來談興趣與紀律的連結。

很多時候,成人面對孩子遇到學習瓶頸或態度不好、逃避困難時會安慰自己說:「這不是他的興趣所在,只要換件事情做,他就會進步或認真了。」這是一種可怕的想法,也是對「興趣」的誤解。我說可怕,是因為,抱持這種想法的指導者,無論他是老師或父母,都會耽誤一個孩子的成長。這種態度給那些一遇困難就喜歡以情緒轉移注意力的學習者,順利脫身的藉口。而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也往往把「興趣」當成不想承擔責任的堂皇理由,逍遙在不斷追尋自我的人生中。 ——出自於蔡穎卿分享

因此,學習過程不論朝向專業與否,練習的定位始終要被堅定著。

  1. 對進度的要求

「一個星期應該要彈多少曲子才行」、「每個星期都要把規定的曲子通過才可以」…家長普遍都有這樣的想法。沒錯,這是很正確的,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做到。給予功課進度的拿捏是老師的責任,練習進度的掌握是學生的責任,家長應可以體諒一首困難的樂曲,需要時間的琢磨,簡易上手的樂曲,當然就不能一拖再拖。因此,曲目調配上,要講求質與量之間的均衡,老師要給學生容易消化的,也要給他需要多動些腦筋來解決的曲子,在難與易之間,就能夠達到平衡,學生也不會覺得沒有挑戰性,或是太過於困難。

  1. 陪伴上課的必需性

關於「陪著上課」,最主要是看孩子的習性。有的只要家長在一旁,便會忍不住向沙發那一頭的父母拋個媚眼,撒撒嬌﹔有的則是會因為父母在旁而緊張萬分,深怕彈錯被處罰。當然也有喜歡一同和爸媽分享上課一小時的收穫及驗收功課的美妙琴音。綺塔有好些個學生在上課是採片段錄音、錄影方式記錄,以輔助在紙本書寫練習要點上無法傳遞音色、手部放鬆姿勢、層次變化…等等的不足。只要是孩子學習愉快,成長可見,不干擾到上課氣氛,很多方式都能使用。但前提是,要先和老師作好協議,並能夠了解自己孩子的需求。此外,小學高年級以上的孩童(已經琴齡達四年以上者),我們還是必需訓練他們在課堂上保持絕對專注力,因此若覺得老師示範既已有錄影存檔,我回家練習再看,上課就馬虎聽課時,這樣的輔助反而是傷害。 

  1. 練琴要緊迫盯人嗎?

如果孩子一天練琴達三十分鐘至一小時,父母只需花十分鐘來關注便可。因為在旁邊坐著陪練,千叮嚀萬交代,小朋友會太容易養成依賴;但是讓孩子單獨練習,大部分的小朋友則會魚目混珠的匆匆結束。建議讓大孩子養成自己「紀錄練琴進度」的習慣,較小的孩童則讓家長在每天練完琴後,挪出十分鐘的時間來驗收今日成果,並在聯絡簿上稍作紀錄,頗能達到功效。

  1. 要捨棄其他的興趣嗎?

『掌握練琴時間,發展他樣興趣』

我較不贊同孩子每天要花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練琴,就好比國小的小朋友為什麼每天光寫功課要耗掉兩、三個小時,然後捨棄畫畫、跳舞、捏陶土、玩耍、打球等多采多姿的活動?但是,如果選擇了學琴,我也不贊同拼命的上才藝班補習,壓縮到每天半小時的彈奏時間都沒有。所以,練琴是力求精準、保握時間、專心學習;老師也應當負起教導孩子練琴的方法,規定練琴的進度,而不是漫無目的的彈奏,這樣才能在一定時間內達到練琴的功效,並有其餘時間培養其他興趣及參與其他活動。

  1. 音樂班及非音樂班的差異

『不要因為太長的練琴時間而捨棄了其他領域』,這句話對有心朝向音樂專業發展的孩子來說,真的不合適!音樂班的學生所負擔的最大責任便是練琴,除非家長和學生只是注重音樂班在學科的發展和資源。但這些年在藝術教育班級的體制變革下,對於術科演奏的技術、音樂內容面相的要求已有彈性空間,「適度」是最良性的方式。此外,家長應該要適時的帶領孩子接觸音樂以外的東西,可能會激發出不同的感受。

嚴格與放鬆的家長,都會讓孩子在學琴過程中受到莫名壓力或是障礙,依照其性格給予最適切的關心,相信每位家長心裡都有一把尺。傾聽與觀察孩子的心情吧,因為每個孩童能接受的約束和考驗是極為不同的,希望練琴不要成為父母和孩子交火的戰場,而是互相分享樂音的甜蜜時光。

附記:

此篇文章曾於2008年在部落格平台上與大家分享及接受轉載。時隔數年後,父母在孩子習琴上的參與拿捏及疑惑並沒有日漸消除,仍舊於教學過程中需為家長們偶爾擔任「小小心理諮詢」的工作,但這就是溝通互動的極可貴之處!此文在我閱讀了杜威《民主主義與教育》一書後,特別以杜威的佐證加了一項要點:『只學興趣≠沒有練習的紀律』!

願喜樂之音充斥生活周遭。

延伸連結:【蔡穎卿的杜威有聲讀書會系列】親子天下×教與學的對話 /  博客來民主主義與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