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妳的到來如同花蜜

在收到妳將來訪台東的消息當下,心中漫溢欣喜。

我回台灣時,妳還是個小女孩,隔了十三年,謝謝妳從Innsbruck翩翩而來。當妳緩緩從袋裡拎出這罐代表奧地利回憶的花蜜時,我們都笑了,但多麼貼切啊,妳的到訪對我而言就如同這接骨花蜜香甜。

短暫的相見時間就好像灰姑娘趕著午夜的南瓜馬車,我們把握時間八小時不停嘴的聊。從我們邁入婚姻的生活點滴、同身為鋼琴老師的教學分享、台灣及奧地利近年的音樂教育差異的討論,甚至是家務收納的處理,都能成為啜飲咖啡之餘的話題;最重要的是為彼此現在的幸福由衷歡喜。

送妳回去之後,返回事務所接另一半,在車上他握著我的手說:「妳看起來好開心!」怎麼不呢?妳的成熟優雅蛻變卻還是不失率真,這是妳幸福生活的反射,在異鄉的妳,我深深祝福。

2016/8/2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