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楊照新書《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

我從事鋼琴教學已要邁向第十二個年頭,而踏入大專人文藝術科別的通識教育行列也滿七年了。因為職業的因素,接觸的學生年齡層從幼稚園大班至成年人,感受到台灣教育、教改帶給孩童,乃至於青年學子及家長們的影響相當沉重。

讀《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一書,長期觀察台灣教育的楊照,談他的女兒在國二階段赴德國攻讀音樂,更挑戰用當時仍生澀的德文唸中學的文、理科目;看似脫離台灣會考制度的桎梏,但其辛苦難為外人所道。既然異國求學非安逸鄉,為何要飛往?誠如書中所提到的:沒有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是完美的!

我們所需要的,只是更為公平、更為適切於不同狀態孩子們的教育制度!這也是讀這本書,內心衝擊與想法特別交錯、複雜的原因。

我在15歲時因為台灣升學制度之下無法全心貫注練琴,選擇到奧地利音樂院唸書,在音樂類別及相關領域課程的輔佐之下,雖然語言初始學習是辛苦萬分,確也收穫豐碩。畢業之後回到台灣,22歲又進入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攻讀,重返台灣教育現場已是接觸專業技能的時刻,我抽離了那段不斷考試的歲月,重新再看台灣專業教育,只覺得柳岸花明不那樣苦澀了。甚至在北藝大時期因展演、研討會、大師班課程之豐富,反而對於許多藝術美感體會和思考有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觸。對於我而言,若當時續留在台灣唸普通高中,選擇每日接受許多考試轟炸,沒有及早接受音樂其他專業分析科目訓練和培養,這些能量也就無法累積。

同樣地,回頭看台灣專技教育其實非常優秀,從以往無數精工的產業軌跡便能知曉。但如今,繁瑣的教學評鑑、招生與升學數據影響下,教育掌舵越來越偏離學習技藝為首的航道,只求外顯分數。而我們不太重視技職體系教育,其實與台灣家長仍多數看重士大夫觀念有關。

我們為何要被教育改革的錯誤綁架?從「基測」換「會考」,「聯考」換成「學測」、「指考」,國王新衣的存在與否,人人知曉。推薦台灣家長們閱讀此書,ㄧ切的改變都不會太晚,讓孩子們適得其所,在開放的態度中幫助他們找到熱情,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強烈左右,那麼人生道路即便偶爾崎嶇,走來還是會充滿勇氣!

廣告